统战部(在运行)
 首页 | 部门介绍 | 人大政协 | 民主党派 | 无党派人士 | 党外知识分子 | 留学归国人员 | 港澳台侨 | 民族宗教 | 工作简报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党外知识分子>>正文
 

“粉丝”博士——记广西大学蚕学研究所所长屈达才副教授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09-11-06 09:35:33  阅读:

——记广西大学蚕学研究所所长屈达才副教授

刘莉  吴柳滔

他,留学日本获得博士学位,毅然放弃优越的工作条件,回到广西故土。

他,是广西唯一一个蚕学专业博士,一直致力于蚕学研究及推广工作,为广西蚕丝绸产业的发展作出巨大贡献。

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让所有的人穿上丝绸衣服,最希望改变的是人们对蚕丝绸一直以来的偏见,最渴望的是为社会培养更多的蚕学方面人才。

他,为了科研工作,花费自己的积蓄,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内心充满对家庭的内疚。

他,用自己的行动,影响着更多的人投身到广西蚕丝绸业的建设中来,甘愿为推动广西蚕业的发展耗费自己的生命。

他就是被蚕农戏称“粉丝”博士的广西大学农业院屈达才副教授。

东渡日本  求学强业

屈达才从广西大学毕业之后就留校任教了,1993年,国家教育部在广西农业大学选派人才赴国外留学,名额非常有限,当时屈达才还仅仅是广西农业大学的讲师,这个机会对他来说似乎有些遥不可及。但是屈达才用自己的努力和成绩证明了自己的实力,最终得到了宝贵的赴日留学名额,与他一同派往国外留学的是一名博士。

机会到手,挑战也随之而来:屈达才当时已经30多岁,妻子有孕在身,家庭需要他;语言不通、文化差异的问题亟待解决;公派留学时间只有一年,要想学有所成很困难;留学一年若后自费学习,巨额费用如何解决……屈达才一心想着多学知识、增长经验,将来好为国家做贡献。在各种困难、重重压力之下,他没有退缩,而是将压力转化为动力,执著地坚持着自己的理想,一步一步坚实地向前奋进,毅然踏上了赴日留学的道路。

到了日本,屈达才立刻与指导老师联系,谁知道一开口就说错了老师的名字。这个时候,他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有多么艰难。为了学好日语,屈达才就背起了报纸上的新闻!

接下来就是:上课做实验、学习日语、了解日本的文化和风俗习惯,沉重的压力让他感到很疲惫,但是他咬紧牙坚持了下来。他从报纸上剪下一张张“豆腐块”,每天认真练习发音,在上课和做实验的时候尽可能地用日语与他人进行交流,与此同时,他还渐渐熟悉了日本的一些文化和日本人为人处事的方法,仅仅用了半年的时间,他取得了相当大的进步!

在日本的十年里,屈达才觉得最大的困难在于平衡工作时间和生活时间。到日本的头一年,他还能靠着国家支持的奖学金,全心全意投入到学习和科研中。然而从第二年开始,屈达才要自费留学,如何继续在日本生活,成了他的首先必须解决的问题。从此他的生活基本上除了学习、科研就是打工挣钱过日子,尤其是攻读博士学位的那三年里,基本上每天只能睡3个小时,经常是走着路都想睡觉。

就是靠着自己顽强拼搏的精神、不懈的努力,留学日本十余年,屈达才终于拿到了博士学位。虽说留学很苦,但也有乐、有很大的收获:工作责任心增强了;待人更加宽容,实力得到提高坚;业务水平提高了,从一个讲师到后来的博士,这是个巨大的飞跃。

心系故土  毅然归国

从上世纪初起,在蚕丝绸业,日本就一直走在中国前面,中国虽然在1977年的时候,蚕茧产量超过了日本,但蚕丝绸业的技术并没有得到改善,而日本自20世纪五十年代至今一直保持着世界上蚕丝绸业的顶尖技术。所以,要学习先进的蚕丝绸业的技术,留学日本成了许多学者的首选。

屈达才虽说拿到了博士学位,在科研成果和工作业绩方面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在日本的他高兴不起来。他认为,一个国家依靠外来人才建设本国经济,这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民族来说都不是长久之计,要想得到真正的发展,必须依靠本土人才。

在日留学35年后,屈达才对故土那份深深的依恋之情越来越强烈,就萌发了回国的念头,在他的心里有一股力量支撑着他:学有所成,为自己的国家、兄弟姐妹做点事情,为故乡的发展做点贡献。

十年学成回国后,中国科学院、浙江大学等等单位纷纷向屈达才伸出了橄榄枝,但他毅然放弃了这些待遇丰厚的工作,义无反顾地回到了广西、回到这片养育他的土地。

广西经济欠发达、文化底蕴较弱,很多人不能理解屈达才的做法,认为屈达才“傻”。但正是因为屈达才在国外的锻炼,才让他觉得自己学成归来,一定要为家乡做点实事,投身到家乡蚕丝业的建设中。他说:“科学不是虚幻的、缥缈的,应该将知识运用到现实生活中去解决实际的问题,只有这样,自己才没有浪费自己十余年的留学深造。”

回到广西,回到自己的母校,屈达才万种滋味涌上心头:十余年,一切都变得太多太快,如今学成归来,一定要为母校、为广西做点贡献。

可接下来的情况令屈达才措手不及——广西大学原有的蚕学专业已不复存在,他满腔的抱负、满腹的才华无处施展。屈达才徘徊过、彷徨过,但面对重重压力、重重困难,他没有消沉,没有因为这些而停下自己前进的脚步。

千难万阻  誓不低头

社会上对于蚕丝绸学科,总是存在一些偏见和误会:很多人认为种桑养蚕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连普通的农民都会,根本就不值得花费四年时间来学习;种桑养蚕十分繁琐,而且经济效益也没有其他的渠道来得快;蚕丝学科似乎没有存在的必要,更何况现在发达地区种桑养蚕的人已经很少了……

种桑、养蚕看似容易,但是想要种好桑、养好蚕就非常难。从种植业到养殖业,从加工业到贸易业,再到管理行业,蚕学专业的跨度非常大。不仅如此,蚕学专业还横跨了社会科学、人文科学、管理科学以及环境工程学等等学科范畴。学习蚕丝学科,最重要的是需要耐心,要学会吃苦,心思要缜密、知识面要广、适应性要强。

面对社会上人们对于蚕丝绸学的误解,屈达才认为,应该在社会上广泛培养蚕丝绸文化的“粉丝”,培养人们对蚕丝绸制品的喜爱,扩大消费者对于蚕丝绸制品的需求,这样,蚕丝绸产业才能得到更多的发展机会,从而使蚕丝学科受到重视。不仅如此,蚕丝绸业科技工作者应从基层做起、搞好宣传和普及工作,攻克技术难关,朝着高品位的方向发展,是解决广西蚕丝绸业的根本方法。

屈达才利用休息时间、花费大量积蓄,走遍了广西的山山水水,了解广西种桑养蚕产业方面的情况,发现了广西蚕丝绸业存在的诸多问题。他还深入基层宣传种桑养蚕技术知识,希望通过这些努力来改变广西蚕丝业长期技术落后的局面。

面对广西大学没有设立蚕学专业的事实,屈达才竭力斡旋,终于得以在广西大学设立了蚕学研究所,利用这个平台,他为广西蚕丝绸产业解决了许多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为了更好的为社会培养蚕学方面的人才,他积极探索,向国家教育部申请在广西大学设立蚕学专业。他还担任一些茧丝绸公司的技术顾问,将自己的才华直接用于指导实践。

积极谋划  培养人才

屈达才曾经做过一项调查统计:2005年,全国蚕业科技人员总数为19981人,产鲜茧58.93万吨,平均每万吨蚕茧拥有科技人员339人;而同期广西蚕业科技人员仅1479人(科研单位90人、教育机构8人、推广管理1131人、蚕种场250人),产鲜茧14.03万吨,平均每万吨蚕茧拥有科技人员105人,广西蚕丝绸业技术人才不及全国平均水平的1/3。此外,我区蚕业科技人员中,具有高级职称的仅38人,占全区蚕业科技人员总数的2.5%,更为严重的是,我区蚕业人才出现断层,面临后继无人的困境。

然而世界79%的鲜茧、75%的丝绸产自中国,而中国25%、世界18%的鲜茧产自广西,广西蚕丝业从上世纪的全国第六小蚕区变成全国最大的蚕茧生产基地。特别是近几年,在蚕丝绸业经济效益比较高、国家实施“东桑西移”工程和东部产业转移等因素推动下,我区桑蚕业快速发展,成为国内茧丝绸业最具发展潜力的地区之一,肩负着我国蚕丝业在世界范围内占主导地位的重任。

“这样的人才现状与我区蚕丝绸业正在快速持续发展的态势形成强烈反差,极不相称。广西如此庞大的一个重要支柱产业,急需足够的科技人才来支撑,才能够确保其可持续稳定发展。”屈达才忧虑地说。

人才是一个地方最宝贵的资源,是最具有生命力的经济增长点,是发展地域经济的第一大资源。一种产业能持续多久,起决定作用的是人才因素,产业人才质量的高低,决定着产业格局的大小。广西作为全国第一大蚕桑产业的生产基地,必须要有与其相适应的专业技术人员才能撑起一片发展的蓝天。

面对我区蚕业人才严重短缺的现状,屈达才撰文《广西蚕丝绸产业人才培养的思路与对策》呼吁在广西大学和广西纺织学校等高中专院校的蚕丝绸相关学科专业,定期招收培养本、专科蚕丝绸专业人才,培养适合本区特点、用得上、留得住的蚕思想后高层次人才。建议建立蚕业技术培训长效机制,以培养生产第一线的技术骨干力量。提出“多渠道招生、多模式培养人才队伍”的发展战略,走以科研院所为依托,以标准化生产为中心环节,以产业技术升级为目标,追求品牌经营的蚕丝绸产业科技创新之路。

屈达才身体力行,夜以继日地为广西蚕丝绸人才培养奔走,积极采取短、平、快的培训办法,为广西蚕丝绸发展充实技术力量。想尽办法在不同地区举办不脱产或半脱产的学历班、专业证书班,培养生产第一线技术骨干力量;努力在高校开办蚕丝绸职业成人各种大中专班以及不同层次的蚕丝绸产业职业技术培训班,培养高水平蚕丝绸科技人才队伍,满足各基层蚕丝绸产业技术推广、蚕丝绸产业行政管理部门对本、专科生的需要。另外通过职业技术培训,培养一大批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的基层管理技术干部或骨干蚕农,形成能进村入户面传身授的农民技术员队伍,把广西的蚕丝绸业推广到全家万户。

在屈达才的努力下,目前广西已经形成了一支不同层次的蚕丝专业人才队伍,逐步改善我区蚕学人才极缺的现状,为我区成为我国做大的优质蚕茧产区与蚕丝产业强省,实现广西“十一五”发展规划目标贡献力量。

饮誉全国  自甘平凡

屈达才积极为农业技术人员和种桑养蚕户进行种桑养蚕技术培训,受到了当地广大群众的热烈欢迎,每一场讲座都引来无数的“粉丝”,讲厅上百个座位是座无虚席,找不到位置的蚕农只能站在过道里听讲作笔记。蚕农还给他取了个绰号——“粉丝”博士。

他和一批专家花了一年多时间进行科技攻关,带领团队为技术骨干传授了“桑蚕优质高效种养技术”、“5A高品质蚕丝加工关键技术”、“南宁市桑蚕业发展现状及对策”等知识。在他的不懈努力下,自2006年年底开始,广西就有蚕丝绸公司开始生产5A高品位生丝, 2007年实行批量生产,这一方面,打破了人们固有的观念,用事实证明了广西具备生产高品位生丝的条件和技术;另一方面,是广西蚕业勇敢的承担起了国家蚕丝业桥头堡的重任,在国际上也享有一定的声誉;更为重要的是,获得经济效益的广大蚕户看到了蚕丝绸产业的光明前景,他们更加积极地投身到这个事业中来。

屈达才说:“我现在已经没有任何时间去思考其他的问题了,名誉、金钱都是身外之物,我就是一个平平凡凡的人,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尽自己微薄之力为社会做点贡献。用自己的知识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在不断付出的过程中收获人生快乐!”

作为科技人员,屈达才认为最重要的品质在于:极强的事业心和责任心。他说:“对于家人我始终怀有深深的内疚感,我没有尽到好丈夫、好父亲的义务。可我觉得将我的精力、时间和金钱投入到我的事业中,这是值得的,我不后悔。”

 

专家简介

屈达才,男,196112月出生,广西大学农学院副教授。1993年受国家教育部选派赴日留学,在日本获得农学博士学位,后日本留学及工作10年多,归国后回到广西大学进行教学和科研工作

屈达才是广西唯一一个蚕学专业博士,一直致力于蚕学研究及推广工作。现任广西大学蚕学研究所所长,硕士研究生导师,蚕学学科带头人、首席专家,广西区党委统一战线专家百人团成员,日本企业对中国投资促进会理事,《现代日本经济》杂志编委(日本东京)

曾任日本国立农工大学客座研究员,20002002年任日本鸟取县政府外籍顾问。从事蚕丝科技研究与教育工作,曾先后荣获省级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三等奖1项、厅级科技进步奖多项,出版著作2部、国内外公开发表论文20多篇。

2007年主持与参与的科研项目主要有“广西蚕丝产业人才需求与培养”和“5A高品位生丝生产关键技术研究与产品开发”以及 “广西高品位生丝生产技术研究与开发”等等。

屈达才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影响着更多的人投身到广西蚕丝绸业的建设中来,他正带领团队为提高广西蚕桑产业的科技和结构布局水平而工作,为广西蚕桑产业的发展做出了极大贡献。

上一条:既做理论研究 还要做实际的践行者——访广西大学商学院教授吕玲丽
下一条:入政协促桂荣 参政议政干实事 桂台交流担使者 既搭台又唱戏——记广西大学外国语学院彭炫教授

关闭

 
· 关于认真学习扫黑除恶专项斗...
· 关于广西大学党外知识分子联...
· 关于组织申报2016年全区统战...
· 民主党派气排球比赛赛程安排
· 民主党派气排球比赛通知
· 关于教职工参加学校第34届田...
· 关于举办庆祝建国60周年教职...
· 表彰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的通知
-更多-

广西大学党委统战部     地址:广西南宁大学东路100号广西大学行政办公楼四楼
电话:0771-3232141     邮编:530004    Email:
gxutzb@163.com